流年,时间都去哪儿了

发布时间:2014-09-09 浏览:868

没有人知道时间去哪儿了,身上的旧衫已是褪尽颜色,穿了多少年,或许只是一个数字概念,几场季节轮回,几次爱情缘分,经历的什么没有记载,只有磨得麻花的布片,还在为自己默默取暖。
----滴墨成伤
      闭上眼,是一夜,睁开眼,是一天,闭眼睁眼的瞬间,多少天,多少年已在身边悄然走远,不经意间皱纹爬上眼角,感觉心还没长大,却已是苍老了容颜。
      孩子一天天长大,我的脊背已然弯驼,不知是生活太过于沉重,还是生理机能的下降,总之,脚步再也不能铿锵起来,曾经如水的眼眸也已黯然失色,时常流着浑浊的泪滴。
      不愿承认自己的衰老,可是年轻的时光再也找不到,无法追赶每刻飞奔的时钟,甚至来不及思索时间到底去哪儿了,为什么那么多的曾经再也找不到了,一切太匆匆,让人心慌,心乱。
      和时间赛跑,磨破了脚,磨平了心的棱角,却还是无依无靠,不敢悠闲的品茶斟情,更不敢浪费仅剩的每分每秒,我奔跑的速度那么的快,甚至摔倒了来不及喊疼,来不及抹掉脸上的汗水和泪水,就这么狂奔,就这么追逐。
      男孩和女孩,男人和女人,只是一个过渡,最终都是一个统一的称谓--------老人,这之间的如何如何,都无足轻重,只有感慨的份,时间到底去哪儿了,让这一称谓来的如此匆匆。
      光阴的车轮,一晃而去,后面风尘四起,当尘埃落定,一切都不曾有来过的痕迹,而所有的故事,都在红尘中悄悄抹去,没有情愿不情愿。
      我的白发,我的皱纹,我的大好光阴,都已是过往云烟,我不甘,我留恋,我不想就这么步伐蹒跚度残年,谁无情,谁绝情,一切都是留不住的回忆,只在一瞬间,生命就这么悄然暗淡。
      没有人知道时间去哪儿了,身上的旧衫已是褪尽颜色,穿了多少年,或许只是一个数字概念,几场季节轮回,几次爱情缘分,经历的什么没有记载,只有磨得麻花的布片,还在为自己默默取暖。
古人,今人,月亮还是那个月亮,太阳还是那个太阳,只是轮回的次数无人能数的清,千年的老树又发了新芽,当年是谁在树下谱词叹年华!而今又是谁在树前作诗悲白发,一代又一代,生生不息,只是最早的故事已成为传说,而我们的故事也在渐渐沦为曾经。
      昨天时间去哪儿了,今天时间又在哪儿,明天呢,可还会拥有?心有些疼,丢失的再也寻不到,现有的却不知如何把握,思考间,那轻微微的时光之弦已弹了千万遍,就这么在眼前走远,走远。
      天又凉了,去掉了夏衣换秋衫,落叶落在脸上,有些寒,那预示着它将一去不复返,这种离别的方式伤了我的眼,掩面转身,心已碎成片。来年你又会在哪里,我又会在哪里,是不是我和你一样,也会在土里安眠。
      时间从不懂得伪装,不为任何人停下脚步,也不因任何人的生命终结而停止旋转,世界还是这个世界,只是人的容颜换了又换,古人不是今人,今人也不识古人,纵然几世相约的爱情,也频频擦肩,再也没有了爱过的痕迹,都讲缘分,只是缘分在有情人眼里是最绝情的字眼。
      静坐在时光中,听不到时间走过的脚步,只看到自己的影子围着自己转着半圈,深夜,也只看到微弱的灯光和影子作伴,如此如此的年年岁岁,我便朽成了一尊枯木,兀自看着自己化为粉末,渐渐消失。
      不说时间怎么了,要问一下我们自己,我们怎么善待的它,当一切变为虚无,我们即将闭上眼的那一刻,有多少人会心生感慨:上天可否再给我五百年!可是如果真的会有五百年,我们又能做些什么?能否保证不虚度每一分每一秒。
      流年,再也经不起唏嘘,往日的模样已褪尽颜色,如今枯黄的双手再也写不出清新的诗篇,残年,残念,毫不留情的吞噬者我的容颜和信念,心乱,再也找不到一个起点。没有人能把时间还给我,尽管我怀恋,没有人能把昨日的故事改写,尽管我哀怨。
      纠结亦或接受,没有选择,时间自顾自的向前,丝毫不顾及你的感受,泪水留不住一切逝去的东西,一生难求一个心安。
翻出往年的旧衫,她身上还有着曾经的故事,披上她,却再也穿不出那时的温度,不想扔,扔掉的虽然是东西,可是我坚信,随之而去的还有时光的痕迹,还有我满满的留恋,那年,那月,那日,那些旧时光再也拾不起,只有一行清泪湿了曾经的衣衫。
黄昏已经不再遥远,没有了多少时日可待,我的诗篇不再华丽如从前,浅浅的笔诠释不了时间的内涵,更无法留住光阴匆匆走过身边,面对所有的遗憾,不能一笑释怀,原来,我也只是个凡人,心不宽。
      都说岁月如花要淡看,只是花开花落太频繁,人生起起落落也太无常,一颗心再也静不下来,不能悠闲看云卷云舒,更不能给自己一个理由安然度年。
      回不到过去,看不到未来,灵魂就在时光中徘徊,人生最美的时光正渐渐苍白,红尘之行,不过是弹指一挥间,昨天、今天、明天,都是一天,只是这个“天”的距离相近,内涵却相差太远,看不见,摸不著的时间,却让人五味俱全!